少清

勿存妄念,不可妄求。

对称的镜像空间

困在漆黑狭窄的管道里,手脚无法施展,只有在幽闭的恐惧中,向前方的亮处一点一点蠕动。快到了出口才发现洞口小得容不过身体爬出。一阵绝望,人从床上坐起,心在剧烈跳动,嘴在“呼哧,呼哧”地大口喘气,仿佛从墨蓝的大海深处窜到了水面。
窗外还天黑着,路灯未灭,小区里还静悄悄的。 起床,洗漱,裹上棉衣出门。
几天的雾还没散的意思,今天似乎更浓些。也许是雾天,加上天气寒冷,溜狗的人也不出来了。打开车门,点火暖车。先放张优雅的音乐光碟,一天要从轻松开始。
路上很静,没人没车。但雾气大, 感觉怪怪的。 到了单位,进入大门,前台的保安也不知哪偷懒去了。电梯到了八楼,公司门还锁着,人都没到。
怎么回事呢?来早了?还是今天休息?看看手机的时间和日期,周二,八点三十二分。也许今天雾大,都得迟到了。
先去加点热量。下楼左拐,不远的十字路口有家早点铺,那里的鸡汤馄饨味道不错。人未到,香味已经扑鼻。掀起棉帘进去。
“老板,来份......”
就像寒风迎面灌入口中,张着嘴呆住了,屋内热气腾腾的,但一个人也没有。停顿了二、三秒后,猛然抽身来到屋外街上,四周一切静悄悄的,只有红绿灯鬼眼般闪着。终于知道为什么感觉怪怪的,出门到现在,居然还没见到一个人。也就是到目前为止,这城市好像就只有自己一个人。只是刚才路上一直雾大,加上听着音乐没在意。
返回屋内,冷静一下。 转一下屋前房后,没有一个人影。电视开着,正报道着本市今天凌晨开始大雾,能见度在10米内,周边高速公路已关闭,市民驾车小心行驶,注意安全。炉灶上汤水翻滚 ,笼屉飘香。这表明刚才应该有人,但现在人呢?
对了,打个电话,看看同事们在哪。一连几个电话,都是没人接听。这是他们商量好了,耍我一个人吗?今天又不是“愚人节”,再说也不可能动员全市人民给我一个惊喜吧。先自己煮碗馄饨吃了。钱吗,赊欠着,以后当面付。
出了小铺,雾没散,天更阴沉。思索一下,决定先开车在城市里转转,看是否能发现一点线索。
大街小巷,有的家亮着灯,有的家开着电视;所有店铺的门自然也都关闭着,就是没有一个活物,仿佛这是一座死城,一座世界末日的死城。诡异的是,他们是一夜间突然地蒸发的。他们去哪了呢?怎么会同时消失了呢?为什么就留下自己呢?平时抱怨城市人多人挤,现在就剩自己一人,道路也畅通无阻。一路在雾里穿行,静得使人心颤,不时地按下喇叭制造点声音。这时路边如果窜出一只狗或猫,不知会是惊喜呢还是害怕?
也不知用了多长时间巡遍了全市,仍没有其他人,当然也包括动物。
回到公司,打开电脑,上网看看是否能找到一些提示。各网页都是昨夜的内容,没有更新,只是提到最近各地常发现UFO。难道和外星人有关吗?外星人把他们掳走了?
忽然电光一闪:“虫洞”。
“虫洞”的大意就是时空扭曲,通过“虫洞”从一个时空能来到另一个时空。而每一个物质都可能存在一个对应的反物质,就像镜子对脸的反映,即镜像时空。
就是说,不是他们消失了,而是自己从他们的空间消失了,一人独自到了另一镜像空间,而早晨梦里的管道就喻为“虫洞”?总算有点头绪了,但接下来的问题是,怎样再找到一个“虫洞”回去呢?
天已近傍晚,办公室内已经暗得模糊不清。关上电脑,进入思考。周围静得只听到心跳,突然手机铃声响了。
手机设定的闹铃响了。窗外还黑着,路灯未灭,小区里还静悄悄的。 起床,洗漱,裹上棉衣出门。
几天的雾还没散的意思,今天似乎更浓些。也许是雾天,加上天气寒冷,溜狗的人没几个。打开车门,点火暖车。打开收音机,女主持正播报本市今天凌晨开始大雾,能见度在10米内,周边高速公路已关闭,市民驾车小心行驶,注意安全。
陆续地有人有车离开家门,离开小区融入了上班去的浓雾中。路上因雾大,车流缓慢行进,车笛声此起彼伏,车灯明灭闪烁。此刻的心里的感觉却很激动: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,我在你们中间,我爱你们。
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吗?也许这也是一个镜像的世界呢。
就像地球的南极、北极,谁能说得清是北极在上,南极在下;或是南极在上,北极在下。
就像庄周梦蝶,是梦里庄周变成蝴蝶,还是醒后蝴蝶变成了庄周?

评论(1)

热度(2)